最新 鬼父3 超清在线观看

来源:人气:1912更新:2019-12-30 19:27:41


夕阳西下的旁晚,我被夏娃约了来海边的步道上,虽然已经解决了最麻烦的家伙,但我的工作还没完结,所以也只好听她的,尽管眼皮已经像放了两部坦克一样重……


嘴边的香烟在我意识若有若无情况之烧完,长长的烟灰就这样钓在滤嘴,我都已经忘了自己有没有抽过一口,随后背后有阵熟识的跑车剎车声,我就知道她来了,虽然我连回头望的动作也懒。


「源治。」


高根鞋的声音一步步来到我旁边,海风也吹起夏娃那把金白色的大波浪长髮,呼……


「叫我来这幺做甚幺?」


「难道想和你两个人闲聊都不可以吗?」


「在我失去意识掉到海里之前。so……投票的结果怎样?」


「中止了哦,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。」


「……啊?发生了怎样的事呢?」


「装傻也装得迫真一点吧,狙击手先生。」


「我甚幺都没做过耶。」


「那本小姐车尾箱那把狙击枪你怎解释?那不是教会行动队的装备吧?」


她竟然会连车尾箱都检查?SHIT!


「你没回答我问题,投票的结果怎样?」


「中止之前莉莉芙的票数也比较多,学校那边就决定了由她继续当学生会长,不过因为这件事令学校大混乱,她好像被校长捉了去责骂呢,明明也不是她的错……」


「妳倒没法否认没有她搞甚幺公投就不会混乱啊,由建制的角度去出发的话。」


「就算令世界去变得更好而引起混乱,这样有错吗?」


「我都说是以建制角度去出发,他们的任务只是要製造可控制的小毛病再去解决,而去证明自己的存在,终归他们也希望整个制度安定,所以不可能希望有不可控制的麻烦发生,令事情变好变坏从来都不是他们的考虑範围哦。」


「话说妳好像已经认同莉莉芙的行动了,对吧?」


「……说实话,我其实很不甘心的,明明都做到这一步却赢不了莉莉芙,虽然最初的目的是要激励她上进,不过去到最后我也是想和她用实力比拼一次啊……」


「在为旁观者,我倒觉得妳已经做得很好了。」


「源治,如果是出自你口的话本小姐不希望听到奉承说话哦。」


「觉得是奉承说话就随你说好了,作为不为众人所认识、没有知名度的妳可以做到这一步,我就觉得已经很超乎想像,以现在妳有的条件会赢了莉莉芙根本是奇蹟。」


「可是我不想用借口去掩饰自己的失败啊!」


「坦然承认实力差距不是借口,而是一种谦卑,你的论说比莉莉芙更完善优秀,在相同条例作前提下妳应该会赢的,问题是你们的起步不同,她一早已经以行动赢得一班人的支持和信任,而妳成为公众人物连一星期都不到,所以我说妳做到这一步已经很夸张,输了也无愧于任何人啊,在我而言我觉得妳赢了。」


说完,我们便沉默了片刻,直到我感觉到她在往我看过来,我便别脸过去,而她也拨动着头髮来凝视着我,嗯?



「既然源治觉得人家赢了,那就算我赢了吧!」


「妳高兴的準则到底是甚幺?」


「当然是因为你啰。」


……我觉得自己刚才搬了块大石狠狠地敲在蛋蛋上。


不管她我走到一旁的草地上躺下来,我已经没力气再去耍笨了。


而那个笨蛋却想也不想伏在我身上搂着我,这是在街上啊大小姐。


「快走开,我很髒。」


「本小姐不介意啊。」


「我这句说话有双重意思哦。」


「我也不介意啊。」


……


「妳到底要怎样才肯放弃啊?」


「直到源治你不再爱我的一天。」


双手抓着我的迷彩服,稍稍抬头瞄着我:「嘴上的谎言是没用的喔,我一直都知道源治你在做甚幺,不过很可惜呢,本小姐的格言是成功之前不会放弃。」


「那就放弃吧,妳不会成功的。」


「这句说话原封不动还给你,要放弃的人是源治你才对哦。」


算了,再吵下去也是浪费气力,我不管了。


「嘛,哥哥你真是幸福呢。」


一把很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我一张开眼便看到茜亚的脸,看样子她应该是蹲在我旁边,稍稍把头转过去果然看到了!居然还是穿黑色的,现在的JC实在……太棒了。


「咦咦……源治你真好色呢,忽然就有起反应来。」


「谁会对妳有反应啊,我只不过看到茜亚的小裤裤……SHIT!」


这时两人都冷冷瞪着我,糟糕!精神状态太差居然学得像理香那白痴玩自爆!


「看到妹妹走光会有性慾,你真是差劲啊笨蛋源治。」


「变态。」


夏娃说得没错,但最大杀伤力是茜亚的一句啊呀--!


随着两人都抛下我不管,我便立即爬起来:「慢着,等我一会!」


「怎幺了变态哥哥?」


我的心好痛……原本由笨蛋大哥升回哥哥大人的高感度,一下子就降到接近谷底的变态哥哥,妹妹旗要被拔掉了吗?


「不要生气吧……对!去吃甜品怎样?我请客!」


「想我消气的话,变态哥哥你就答应帮我无条例去做一件事吧,迟些想到再用哦。」


……


「……这样都还要考虑吗?」


「如果要我去暗杀天皇之类,我会很困扰啊。」


「我怎会叫哥哥你去做那种事啊笨蛋!」


「好啦好啦,我答应妳好了,话说现在我们要做甚幺?」


「既然事情都完了,当然是回去和姐姐和好吧。」


「源治你也有份,一起去吧。」


老实说我不认为有甚幺要和莉莉芙说,不过我也懒走回宿舍了,就去她们家住一晚吧。


回到去跑车那边我就坐到后座里,而夏娃就很奇怪转头过来:「平时你不是很喜欢抢着要开车的吗?」


「以我现在的情况开车绝对会比你开得更糟,所以还是你开吧。」


既然她能由家中开到来这里而没撞车,我该试试让她练习一下,这也是让夏娃学会独立的一课。


*莉莉芙视觉*


虽然不是个漂亮的收尾,事情总算落幕,处理完一些手尾后,原本我打算要雅克去医院检查一下,但他虽决断地说不用,我也只好请她来舍下休息一下,源治那笨蛋今晚不知会不会回去,让雅克一个女孩在宿舍我不太放心呢。


「话说雅克,整天都连络不上妳到底去了那?」


「那个……其实我想试试像源治做的工作一样,只不过失败了呢……如果我能好好偷走弹匣的话,今天的惨剧就不会发生了。」


这就是为甚幺铃木他一进来就在雅克身上拿走子弹的原因吗?虽然他也很努力,但和「经验丰富」的源治是无法比较吧?


「不过你的头真的没事吗?」


「请不必担心莉莉芙小姐,现在已经不痛了,其实我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!不必再麻烦莉莉芙小姐妳们的。」


「不用客气,姐姐那边有客房,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。」


「其实……莉莉芙小姐和深雪小姐又想到我穿女装吧?」


被发现了吗?真敏锐。


不过深雪也差不多时候挑好衣服了吧?


「别想太多,先去洗个澡吧。」


把雅克推进浴室之中刚好碰上深雪,不过在布局成功之前我们都很有默契拢出扑克脸,倒是雅克立即就翻开更换衣物:「果然深雪小姐又放着裙子吧?」


「这也没办法嘛,我们家里全都是女孩子,预备给兄长大人的衣服又太大了。」


「那幺最少也给我一条裤子啊!」


原来是这样吗?的确也有不喜欢穿裙子的女孩存在,最后深雪就挑了一条热裤给雅克,而她也欣然接受。


虽然裙子的确是魅力所在,不过热裤配上轻飘飘的衣服也很可爱哦。


「「我回来了--」」


玄关传来姐姐和茜亚的声音,我和深雪也出了去看看,跟着他们的还有一个人--源治。


「……姐姐,我们回来了……」


「欢迎回来……」


一时三刻这种气氛我也不知应该说甚幺才好,毕竟我们还算是吵架状态吧?


「没我的事就先去洗澡啰。」


留下这一句源治就一脸和自己无关的离开,而深雪也带他到姐姐那边浴室,但我们这边还是没打开到话题啊……


「说起来姐姐,之前的事抱歉啊……」


「不,要道歉的人是我才对,之前自暴自弃要妳们担心了,我该感谢你们的激励才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呢。」


「果然发现到我们的企图啊,莉莉芙。」


「不过到中段已经变成姐姐妳想和我较量了对吧?」


她一脸不好意思地别开脸,就已经回答我问题了。


「话须如此,但我倒对姐姐有个冒昧请求呢。」


「请求?」


上前跪下来牵起姐姐的手:「姐姐妳能成为我新内阁的一员吗?」


语毕,我便吻上姐姐的手背。


「怎怎幺搞得像求婚一样啊呀?」


「这样不是更显诚意吗?就像公主去请属于自己的骑士一样。」


「总觉得妳搞错了甚幺……那幺理由呢?是对败者的怜悯吗?」


「姐姐妳明明有优秀的才能虽不能应用,这不是很可惜吗?而且我在这次公投计划的政策并不完善,反倒姐姐妳的计划虽补足了那些部份,如果得到妳的帮助我想会令事情变得更完美呢。」


抬头与姐姐四目交投,她便报以一个自信的微笑:「真没办法呢,那就让本小姐帮助一下我可爱的妹妹吧。」


我们三姊妹互对一笑,说起来自这一件事,姐姐和茜亚的关係似乎变得亲密了呢。


「啊姐姐,有晚饭吃吗?」


「理香去了买披萨,应该差不多回来了。」


她们刚刚回来就没休息过,两人就去到沙发那边休息一下,而这时源治也已经洗完澡出来,还只穿着一条拳击短裤……


「源治你的穿着就不能检点一些吗?」


「刚刚那条睡裤被喷溼了我也没办法吧?话说还没有晚饭吃吗?」


告诉他同样的说法,他就打电话给理香再道:「他在外面了。」


说着源治跑到玄关那边,开门声伴随着一阵嘈吵,不久后口里咬住一片对摺披萨的源治和理香就回到来客厅。


「用不用那幺心急啊白痴?」


「吾哦喔唔吾……」


一脸幸福口里咬着披萨我们根本听不清他说甚幺,真是小孩子啊。


「源治你就不能有教养一点吗?」


「天天大鱼大肉的大小姐当然有闲情说教养,我可连续几天吃都不知算不算食物的固体粉团,多得这pizza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味觉的。」


「算吧姐姐,反正都是自己人就没必要太在意礼节了。」


反正更该吐嘈的半裸他都毫无反应,只是食相差点根本不算甚幺。


「啊,源治你也来了哦?」


刚在浴室出来的雅克也来到我们这边,倒是源治忽然就发呆了,嗯?


「真是啊吃到嘴边都是了,来--」


在雅克拿出手帕帮源治抹嘴时他还是定神注视着她,真奇怪……


「好啰……怎幺了源治?由刚才开始就呆呆看着我,我脸上有甚幺吗?」


「你是山田?」


「连我你也不认得吗?」


「放下头髮很漂亮哦。」


「又是这种说话吗……话说平常在宿舍也不是这样吗?」


「总之今天就比较可爱,今天你也是住在夏娃那边的客房对吧?一起睡吧!」


「啊好啊……」「不行,山田一个女孩怎可以和你个变态一起睡。」


「他本人都说可以夏娃你在啰嗦甚幺啊?妳没忘记我们是室友吧?要袭击山田一早就可以了。」


「平常的你倒没事,今天你的行为无法让人安心,本小姐作为屋主有责任保护客人,要睡就来本小姐的房间吧。」


「没错,这几天哥哥你都没处理『那个』吧?不而刚才也不会对我做出那种行为,所以今天不能让你碰学姊。」


「okok,I   give   up,你们满意了吗?别再吵我了。」


一脸不快的源治去到沙发那边坐在地上,再接下深雪奉上的毛毡包住自己睡觉,虽然不知他之前对茜亚做过甚幺,不过总觉得有点可怜啊……


「喂山田,要来边看电影边吃吗?」


目光未从源治身上别去的雅克就被理香拉了去别处,那幺。


「我们四姊妹要去阳台吃吗?」


「嗯,人家先去布置一下吧。」


「那幺我去拿果汁,等我一会。」


「反正明天是假期,我说拿点红酒出来顺便兴祝一下莉莉芙连任吧。」



然后我便和深雪一起把四人份的椅桌放到阳台那处,再很正式地于桌布上摆放好杯碟餐具,明明只是快餐虽变得像正式义大利菜那样,不过姐姐就是喜欢这一套吧?


先说说我们的晚餐吧。


理香把吃了一块的那个奉到和雅克一起吃,所以我们四姊妹平分一个披萨和肉酱意粉,不过我们应该吃不完的。


在这个时值深秋的时份月色特别明亮,在秋风下我们都披上簿簿的外套,四周都传来阵阵菊花盛放的飘香。


「这种香气非常清新,这些花都是深雪妳种的吗?」


「是的,夏娃小姐……」


说起来,自我们四人入座后,深雪的表现就有些不自然,这和我们平常四个人一起去做事没分别啊?


「深雪姐,妳好像不太舒服,没事嘛?」


「不必担心茜亚,只是……刚才说『我们四姊妹』是包括人家在内吗?」


「原来深雪是在意这件事吗?我想在座都没人反对吧?」


姐姐和茜亚同时摇摇头,姐姐再道:「既然妳是源治的亲妹妹也就是本小姐的妹妹吧?」


「没错,这三年来和深雪姐一起生活,我和姐姐也一早把妳当成亲姊妹一样啰。」


「是这样的话就承蒙各位厚爱了!」


「所以深雪妳不必对本小姐用敬语,直呼吾名便可以,嘛虽然算不上甚幺名贵酒,不过这枝2009年的leroy也不错喔,要来一点吗?」


「不用了大姐,不止法律问题,原因妳都知道吧?」


「没错,姐姐妳喝酒没问题吗?」


我们几个都有家族性遗传的酒精过敏,就算是微量酒精饮品也十分易醉,听说姐姐的情况好像比我们好一点,但也不见得能像正常人一样喝酒吧?


「身为海赫家的準继承者,本小姐有必要去磨鍊酒量,更何况面对困难却选择迴避是本小姐的作风吗?嘛深雪妳呢?」


「嘛就来一点吧,的确往后出席一些场合也少不了要沾酒。」


或许不像深雪或姐姐这种正式大小姐,对我和茜亚而言也是种幸福吧。


我和茜亚就以苹果汁代替,四人一起乾杯--


「嗯,这种时候应该谈的话题……果然是恋爱吧。」


「深雪妳果然是只小恶魔,在这利益立场冲突满满的场合说这话题。」


「反正姐姐妳也无法置身事外吧?」


「关于这点既然人齐的话我也想说,这场多角恋我会退出的。」


「「咦咦咦--?」」


「我认识好胜的妳不会因为强敌而放弃啊……」


「和你们无,只不过细心考虑过我对那笨蛋的憧憬并非爱情罢了。」


「是这样吗……」


我不明白她们为甚幺要失望,少一个敌人不是更好吗?


「可是有更大的敌人存在啊……」


「没错,毫无防备的山田对源治来说实在太大威力了,茜亚,在这个关头我们该联手吧?」


「联手吗……好吧,不过也不要对学姊做过份的事,毕竟她也很好人呢。」


「当然,我也很喜欢山田,行动当然不会以伤害到她为前题啰。」


「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吗?两位。」


留下这一句,深雪便淡淡喝着红酒,而姐姐也追问下去:「深雪妳意思我们做得还不够?」


「不对,正好相反,两位有好好站在兄长大人的角度去出发,他到底希望要甚幺吗?」


「……深雪姐妳认为呢?」


「当然这也是人家的估计并非準确,不过我觉得兄长大人他会比较易被能治癒心灵的人吸引,他人生过去的事都已经令他对一切都很麻木,像山田酱这种天然无邪气的个性对他而言反而是种救赎吧?但像刚才你们的表现就绝对NG了喔。」


「如果是放纵他的话本小姐也做得很足够吧?私生活都随他去做了……」


「就算深雪姐这样说,我们都无法变得像学姐那样吧。」


茜亚似乎明白到重点,但对自我中心满满的姐姐而言,要站在别人角度思考实在太难了。


嘛把棋盘反过来想,如果我是源治也会去选择雅克,尽管他还是爱着姐姐,但比起无穷无尽的物欲,他反而是在追求心灵的安慰,这才是深雪想表达的。


「抱歉,人家打开了一个不适合的话提,还是说别的事情吧。」


不过回首一想,能毫无偏见地站在别人的主场去看待事物,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吗?我也只是在学习中喔。


「不,深雪姐也说得对……话说我有点好奇,以哥哥对大姐妳的态度,为甚幺你还会受得住的?」


「当然是因为他还爱着我啦,不过还有一样不知你们会否理解的,就是他会愿意跟你说最真实那一句。」


这样我都少都明白,如果愿意听取毒舌的话,源治的意见的确会让人受益不少。


像姐姐表面性格那幺强势又爱面子,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奉承她,同样地也不会愿意指出她的缺点。


「你们没出来社会感觉不会有那幺深,但总有一天你们都会明白一个愿意说真心说话的人是多幺可贵的。」


似乎有些不快的姐姐一口喝完杯中的红酒,乾咳了两声立即满脸通红,出事了!


「甚幺啦!那个笨蛋源治,是在看不起本小姐吗?」


突然间就扑过去身旁搂着茜亚:「茜亚妳说对不对?论女性魅力本小姐不会输给山田吧?」


「没错没错!」


嘴上面应付着姐姐,茜亚那求助的眼光虽投向我和深雪,嗯……


「深雪妳在这里应付一下,我去找帮忙。」


人互人之间的关係多少都存在一道食物链,要剋制姐姐我们身边就只有一个人。


来到沙发那边,除了在看电影的山田和理香外,就是坐在地板上的男人--源治。


伸手準备摇一摇他,但源治虽比我动作更快转个头来,以一个怨恨的眼神瞪着我:「What   the   fuck   is   wrong   with   you?」


配上黑眼圈如怨灵一样的眼光让我也退后了一步,不过为了茜亚的贞操没办法吧--


「源治现在马上就要你帮忙,姐姐喝醉了,你得在她吃掉茜亚之前让他静下来。」


「One   thousand   yen.」


「到这个时候你还是死要钱?」


「You   can   choose   not   to   pay.」


如果是一定数量的金额我还能理解,但要求比一罐果汁多一点的价钱还真是莫名其妙啊!


「好了我给,能快点动手吗?」


一脸不愿意地抛开身上的毛毯便步过去阳台那边,我开始担心他会不会一个酒瓶敲在姐姐头上了。


拉开玻璃门他便一手把姐姐拉到怀里,而半醉不醒的姐姐也意识到他的存在:「笨蛋!你到底想要甚幺?」


源治拿起餐桌上的红酒放到姐姐嘴边,眼神还是像要杀人似的兇恶:「Drink   it.」


「怎幺了源治?人家已经喝够了!」


「I   say   drink   it!this   is   the   fucking   order!you   fucking   get   my   fucking   mean?」


「干嘛兇本小姐唔吾--」


无视姐姐意愿源治就把红酒灌到她口里,整枝红酒喝完了后姐姐也醉得不醒人事了,话说姐姐口中的便宜货也不真的很便宜吧?


「哥哥你这样做大姐会不会出事啊?」


「以前灌新兵喝四五枝Vodka都没出人命,何况只是一枝红酒?」


姐姐的身体没你那些超级士兵一样结实啊呀!


「还有莉莉芙妳记得附钱,和别再打扰我睡觉。」


把姐姐托到肩上源治便离开我们视线範围,这种气氛也很奇怪啊……


「哥哥今天似乎很大火气呢……」


「睡眠不足多多少少都有影响兄长大人的心情吧?」


「这可是少有我会恐惧源治的时刻啊。」


围在他身边那道杀气感觉再打扰他真的会动手的。


*林源治视觉*


由小到大都在危险的环境成长之下,我养成了很易醒来的习惯,基本上有甚幺东西接近到我两三公尺来我就会马上醒来,但这习惯被一个人打破了--


肩上的触感让我由睡梦醒来,眼前的人竟然是山田,我有累得反应那幺迟钝吗?


「抱歉呢源治,这个时间吵醒你。」


「……不紧要。」


看看电话上面的时钟是0304,感觉上还是有点累,不过之前睡眠不足引起的烦躁感都已经完全消失。


「肚子还饿吗?」


「有点。」


「我刚刚翻热了一些披萨,要来一点吗?」


「好啊。」


「那幺我先去拿点饮品,披萨放在这里喔。」


他指一指茶几便去了厨房走,我把披盒子过来打开里面还有两片热腾腾的披萨,能在,理香那只大食狂魔中留下两片实的不容易,我猜山田只吃了一块其他都留给我吧,真贴心。


不久后山田也回到来,但拿手上的却是两罐啤酒,嗯?他也会喝的吗?


「赤城同学说喝完之后要好好处理罐子,不要让深雪小姐看到哦。」


原来是理香那家伙请的吗?不过能看到山田把食指放到唇边、单起眼微笑的模样,我就觉得甚幺也没所谓了。


「山田你也来一片吧。」


「不,源治你吃就好了。」「咕噜……」


腹上的声音可骗不了人的。


「来吧,刚醒来我也没甚幺食欲,你吃了一块也不会够饱吧。」


「被源治你发现了吗……」


「你当我是理香那幺白痴喔。」


就这样山田也和我一起披萨喝啤酒,不过有甚幺话提可以说吗?


「如果山田你真是女孩就多好啊……」


「原本你还有意识到我是男生吗?」


「不,山田你的性别就是『薛丁格山田』,一天没脱了裤子看也不会知道的。」


「如果我是女生的话,胸部就太残念了吧?」


「不紧要,你还有茜亚作同伴。」


「真伤人的说法啊……茜亚小姐听到会生气吧?」


「我倒觉得茜亚的身材贫乳比较好看,山田你也是。」


山田也只以笑混过我的戏弄,是学乖了?


吃完之后我和他也去了洗手,随便说了句晚安我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不过山田却爬到我身后的沙发上。


「你不回房间吗?」


「一个人睡不是很寂寞吗?」


他不是在回应之前我的同房要求吧?这孩子。


把毛毯抛到他手上:「你用吧,我很热。」


「我其实也不太怕冷,源治你又没穿衣服你披着吧。」


「要不一人一半吧。」


无奈浅笑了一下也接受了我的做法,我们就一人一边披着上半身,这种天气也不至于会着凉吧。



转载请标明出处:

https://www.66dongman.com/art/detail/id/125.html

来自溜溜动漫网

影片评论

最新资讯